当前位置:风之谷>武侠修真>大明英华> 第472章 决战(九)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472章 决战(九)(1 / 2)

“是那支川军,马祥麟的川军。”皇太极脱口而出。

他的声调听不出明显的惊惶,但迅速眨动眼皮的反应,没有逃过努尔哈赤的眼睛。

知子莫若父,努尔哈赤在密集征伐的戎马生涯里,清楚地记得几个嫡子的特点。

当初往北攻打女真各部,随父出征的十四岁的皇太极,头一回上阵拼杀前,就有神态如冰、但不停眨眼的表现。

自从拿下乌拉部,过了二十、在贝勒里算老将的皇太极,举手投足,越来越像父亲,沉稳又果决,无所畏惧。

只在今日,好像再次回到了战场初哥的状态。

但也只是短暂的瞬间后,皇太极就恢复如常。

“阿玛,儿子猜,左翼那些以车营为主的明军,是戚家军后人的。若真是川军和浙兵两支客军,反倒不足惧之,咱们之前都打过,熟悉他们的阵法路数。”

一旁的岳讬也附和道:“没错,明军有车营,咱们的包衣这几日也已做好了不少楯车。明军有火器,咱们的小炮和火枪兵,也不是摆设。”

努尔哈赤毕竟是身经百战的枭雄,得知出乎预判的敌情时,有惊讶,但不慌乱。

此刻听到倚为左膀右臂的儿子和孙子,士气仍在高位,老酋更为心定了些。

“镶黄旗与镶白旗,迎战明军中路的马林所部;本汗领正黄旗,去会会那支浙兵。四贝勒,你的正白旗和岳讬的镶红旗,能吃得下马祥麟吗?”

“回大汗,此番必斩那川蛮子于大金军旗下!”皇太极说得掷地有声。

努尔哈赤拍拍自己最喜欢的儿子的肩膀:“乌真超哈和朝鲜人,也留给你们。”

……

翌日,天光尚未大亮,开原城西南三四里的旷野上,背靠己方大营的正白、镶红两旗,正在排布阵线。

前方二里左右的范围内,两旗中充作前锋的精锐,葛布什贤超哈的骑兵们,驰骋在淡淡晨雾中的身影,时快时慢,仿佛狩猎中的野狼。

他们的作用,是为后军大阵,挡住川军前哨斥候的黎明侦查。

皇太极站在一处略有地势的高坡上,举目眺望,又侧耳倾听。

不时传来的火铳音响,划破寂静的天际,也压住了近旁炮车、楯车的轱辘声,以及勇士们行动时甲衣和武器的叮啷声。

那是金军的葛布什贤超哈,与川军的游骑交上锋了。

这种零星对峙,是大战前的常态。

岳讬此刻,正指挥自己旗下的甲喇额真们,带着骑兵和步兵在另一侧布局。

他也要先于马祥麟的队伍,抢占优势高地。

岳讬不在眼前,皇太极对穆枣花,便没必要客气。

“枣花奴才,你带那火枪兵头领,过来。”皇太极喝令道。

穆枣花与化名李柱的特勤暗桩、火枪队队长贺金柱,恭敬地来到坡上。

“你们乌真超哈,准备落脚在哪里?”

穆枣花环视周遭,目光停留在正白旗包衣们连夜挖出的几排壕沟上。

六月有雨,草原的泥土比较湿润,包衣们在堑壕后侧堆起的土墙也不低,会增加战马跃过的难度。

穆枣花思忖片刻,正色道:“回四贝勒,奴才想把火炮,排布在壕沟后方半里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因为川军主要是骑卒冲阵,拒马枪也好,堑壕也罢,就算挡不住他们,也会让他们减速,如此一来,他们冲过我们火炮与火枪射程的时间,就会变长,我们能轰死轰伤更多的川军人马。”

“唔,有道理,那,岳讬贝勒那处呢,去多少火枪兵?”皇太极森然追问。

穆枣花眺望了一番镶红旗方向,侧头与贺金柱用朝鲜话商议起来。

皇太极身边的一个侍卫,目光阴鸷地盯着二人。

少倾,穆枣花禀道:“四贝勒,朝鲜人的意思是,火枪兵也都全部留在四贝勒这里。因为镶红旗那处的地形,风更大,朝鲜人觉得,不好点药引子。若是点了熄、熄了再点,明军早就冲过半里路了。”

皇太极不动声色地瞥向侍卫,那个懂朝鲜话的侍卫,点了点头。

过去的几日,这位正白旗旗主,亲眼目睹穆枣花带着乌真超哈轰塌了广顺关和靖安堡的城墙,又指挥着朝鲜火枪兵压制过开原城外几个烽堠的明军箭矢射击,皇太极已经不再怀疑这个尼堪女人了。

莽古尔泰和佟家骨干,因为这个女人,要么身子坏了,要么命没了,但细究起来,这女人也没做啥事,是他们自己贪药上瘾,或者想着薅大金的羊毛自肥。

打消疑虑后的皇太极,与岳讬关系再亲,到了要对阵马祥麟那样的悍将和川军虎狼之师的时候,也不想将杀手锏让出去。

好在,穆枣花这个尼堪奴才,还真不像寻常妇人那样又贱又蠢,并未因为岳讬公开了纳她做侧福晋的心思,就忘了谁才是大汗封下的和硕贝勒,这不,乖乖地把火器营,都放在了正白旗的阵地里。

皇太极遂下令道:“好,你们乌真超哈,去阵前吧。鳌拜,你今日,不必管火器营,跟着本贝勒,冲阵。”

……

巳时,阳光强烈起来,将大地上那一面面红色或白色的牛录旗帜,以及黑压压的金军甲兵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